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《夜夢初醒》葉王/喻王05

很有誠意的一日兩更(^ω^)
現在我只有快死掉的感覺(倒
我繼續努力看看(遠目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王杰希忘記自己是怎麼回到飯店的了,他只記得昨天真是運氣背到家,跟喻文州道別後,心情真是糟糕透頂,回程突然下了大雨,即使有車接送,微草的大家還是不免淋到一小陣雨。

一陣騷動,年輕的小輩們全濕透了,慌亂下,王杰希連忙跟著經理七手八腳的把他們都安置好,自己其實也不怎麼好,剛剛淋到最多雨的其實是他。

沒有立刻擦乾,又忙了好一陣子,全身上下濕的地方,冷意瘋狂蔓延、加上因為頭髮全濕而導致的頭痛,他馬上去洗了個澡,明顯是不夠快⋯

不然他現在也不會腦袋痛的頭快裂開,全身上下虛脫無力,躺在床上動也不想動,眼皮沉的像石頭一樣,視線所及之處是一片模糊。

口乾舌燥。

「沒事沒事,你去找高英杰吧,王杰希這我來就行了。」

「⋯真的可以嗎?」

「去吧去吧。」

王杰希隱約聽到門被打開,然後傳來熟悉不過的聲音,還是那一如既往的欠揍語調⋯⋯

等等⋯⋯門是怎麼打開的?!

「呦,大眼,想我了嗎?」那人還是一樣的我行我素,進來的時候順手帶上了門,毫不客氣的往床上一坐,床很明顯的上下晃了晃。

王杰希光是開口,就覺得自己費盡全身的力氣,聲音帶點感冒時的低啞,「⋯葉修。」

葉修盯著王杰希細看,平常蒼白的臉刷上了一層粉紅,髮絲因為熱氣而服貼在臉上,呼吸困難而不停喘息著,葉修意外的發現病懨懨的王杰希也挺帶感的。

「你來做什麼?」王杰希瞇起眼睛,他可不相信葉修的目的很單純。

「嘛,你說呢?」葉修從外套口袋翻出一盒感冒藥,笑著對他晃了一下,「當然是來探病的啊?」

「我會去看醫生,不勞你費心。」王杰希撇過頭。

「你現在有辦法去嗎?」葉修挑眉。

好吧,他妥協了,他實在是沒辦法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去看醫生。

「藥給我,我自己吃。」

葉修沒有任何猶豫,馬上扔了一顆給他,王杰希默默放入嘴中,苦澀的味道從舌尖蔓延,讓他的表情微微抽搐。

葉修笑吟吟的拿著水瓶,「不配水?」

王杰希納悶的望著他,不明白葉修打什麼主意,困惑的伸手要取。

葉修的手速當然是很快的,立刻拉過對方,攬入懷中,從上而下俯視,表情帶了點勝利意味。

「葉修⋯!」王杰希跟葉修也挑明過,他們只是床伴的關係,不可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。

葉修對王杰希略帶警告意思的話充耳不聞,扭開瓶蓋含了一口,對著王杰希吻上。

王杰希完全沒料到葉修會有這舉動,嚇得防備一鬆,葉修馬上趁虛而入,把嘴中的液體渡了過去,毫不客氣的舔舐上王杰希的上顎,欺負似的輕輕咬著他兩片唇瓣。

敏感帶每次都被葉修牢牢記住,王杰希顫抖著捉緊葉修的領子,想開口阻止,卻反而被耳邊那淫靡的水聲羞得開不了口。

唇分,葉修心滿意足的環住渾身癱軟的王杰希,對方因為缺氧,臉上一片紅暈,被蹂躪的嘴唇微微腫著,嘴角還帶著一絲水色,明顯是還沒回過神來。

「⋯你、你!」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燒所害,又或許是因為剛才那煽情的吻,王杰希一向冷靜有條理的腦袋當機了。

想罵又全塞在腦袋中,最後放棄掙扎,直接閉上雙眼,「⋯⋯算了。」

不料,葉修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,行動變本加厲起來,不安分的把手伸入棉被中,慢慢解起睡衣的扣子。

「葉修你不要太過分了⋯⋯!」突然意識到葉修在對自己毛手毛腳,王杰希漲紅著臉抓住葉修的狼爪,狠狠地用眼刀射向葉修。

葉修仍是那付唯恐天下不亂的態度,無辜的表情簡直爐火純青,「冤枉啊!你流了一個晚上的汗,穿著濕的睡衣,感冒會更嚴重的,我只是替你換而已。」

「走開!」

「大眼你想到哪去了?這麼欲求不滿嗎?」葉修無視王杰希的抗議,壞心的伸入衣內遊移,不輕不重的撫過好摸的肌膚。

王杰希已經連耳根子都徹底的紅了,「給我住手⋯!」

「不住手你能如何?」葉修打算繼續耍流氓。

喀嚓。

門打開的聲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你們覺得是誰來抓姦(劃掉)
誰來了呢?wwww

《夜夢初醒》喻王/葉王04


喻文州醒來的時候,床邊早就空無一人,心裏複雜糾結的感情似乎遠比之前嚴重,不自覺地輕撫身旁的位置,卻感受不到他所熟悉的體溫。

要怎麼做⋯你才願意讓我在你心中停留?哪怕只有一會也好⋯

嘆了口氣,喻文州把頭埋入雙掌,煩躁不安的揉亂自己的髮絲,再怎麼苦惱也沒用,最重要的當事人不在,他就算是想破頭也沒用,於是他認命的拎起衣服沖了個澡。

拿毛巾擦著髮上的水珠,蒸騰的熱氣稍微讓喻文州正常了一點,餘光不經意一瞥,床角邊的地上落了一串鑰匙,那位置實在不顯眼,要不是喻文州恰好看見,它應該就會落在這了,上頭好像在宣誓所有人似的,微草隊徽的吊飾格外搶視線。

王杰希的鑰匙?

喻文州撿起詳端了一下,不自覺地收緊手指攢緊,塞進口袋,嘴角淡淡一勾,心情稍微好上一點。

這樣他下次就有藉口去找王杰希了。

雖用了比預想中還少的時間,不過喻文州還是決定先回G市去,雖然他相信黃少天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⋯⋯不,老實說,他不相信。

一想到這,喻文州覺得頭又痛了起來,昨天手機也忘記充電,想聯絡也難,他只能拖著一顆忐忑的心回藍雨。

#

也許是老天有眼,喻文州看到的是一個完好的藍雨,他什麼話都來不及說,黃少天已經靠了過來,開始嚷嚷一些像是「隊長你啥時交了女朋友了也不告訴大夥」、「什麼時候要介紹一下」之類的話,一個人就把其他人想問的全問完了。

喻文州能回答什麼呢?除了苦笑還是苦笑,有些應付似的把隊員糊弄過去,話鋒一轉,板起隊長氣勢趕他們去訓練了。

大夥當然很不是滋味,黃少天更是想繼續問下去,可是一對上喻文州那雲淡風輕的微笑,馬上就把話給吞了回去,就是借給黃少天十個膽子,他也沒勇氣繼續問喻文州了。

「隊長,你說下週的比賽要怎麼部署的好,我覺得⋯⋯(以下省略500字)」黃少天連忙換上正經的話題,就怕喻文州等等拿自己開刀。

喻文州頓了頓,有些錯愕,下意識的把問句吐出,「⋯⋯下週?」

這下換黃少天嚇呆了,「隊、隊長,你不會是忘了下週要和微草比賽吧?」

「⋯我沒忘。」喻文州的失態只維持了三秒,立刻恢復正常的樣子,眼底微微浮現一抹複雜的情緒,沒有人發現。

黃少天才放心的拍拍胸口,「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隊長你生病了,別這樣嚇我啊!好啦!我們趕緊訓練去吧!」

#

微草對藍雨,藍雨主場。

藍雨以6:4獲勝,選手們在台上握手致意,喻文州表面上鎮定的握住了王杰希的手,修長的手指不安分的輕輕刮了刮對方的手心,王杰希的手抖了一下,然後有點不滿的蹙眉看向喻文州。

喻文州馬上回以一個無害的笑容,王杰希頓了頓,不假思索的放開喻文州的手,往下一個人走去。

喻文州的笑容不禁帶上了點苦澀,王杰希平時就像一塊冰,冷漠且拒過多的交情於千里之外。

「隊長⋯!」

喻文州不知道為什麼會對王杰希如此著迷,對任何事他都可以游刃有餘,唯獨對王杰希他沒辦法⋯

「隊長隊長隊長!」黃少天把手伸到若有所思的喻文州面前揮了揮。

「嗯?」喻文州連忙回神。

黃少天擔心的看著他家隊長,自家隊長最近走神的機率實在高的可怕,「隊長,大家都走了。」

「你先走吧,我等等過去。」喻文州下意識攢緊口袋中的鑰匙,然後往微草離開的方向追去。

通道中,王杰希輕輕倚靠在牆上,似乎早有預料喻文州會追過來,微微頷首,「喻文州。」

「王杰希⋯」下意識就追過來了,真的見到,喻文州反而語塞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王杰希也沒打算給他說,表情有些不悅,咬了咬下唇,「你剛的動作⋯⋯以後不要有。」

「你知道我不是玩玩而已。」喻文州的心抽痛一下,伸手抓住王杰希的手,把對方拉近身邊。

王杰希愣愣的望著喻文州,馬上甩開,聲音僵硬的很,像是在忍著什麼,「我說過了,不要想從我這裡得到回應。」

喻文州聽到這近乎冷酷的回答,反而冷靜了下來,一雙藍眸靜靜的望向王杰希,態度軟化了許多,「我知道,但我就是喜歡你。」

「⋯⋯再見。」王杰希受不了喻文州的深情,他不要,也不敢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鑰匙: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杰希身邊嚶嚶QAQ

真是不好意思~最近發生很多事沒有更新⋯⋯
我會努力恢復ㄧ個月多更的狀況的( ´ ▽ ` )ノ
By the way葉神終於快出場了(((o(*゚▽゚*)o)))(灑花

葉神生日快樂( ´ ▽ ` )ノ

葉神生日快樂( ´ ▽ ` )ノ
至於賀文嘛⋯
我努力一下吧(遠望

[全職高手]葉王/喻王 夜夢初醒03(下)肉



就是塊肉BJ4
我燉太久結果變肉渣了⋯(藉口
總之上車吧,沒有乘車險啊(北七

http://hiragawa08.tumblr.com/post/143790146059/

據說我下週要段考(掩面

傳說中的50粉點文( ´ ▽ ` )ノ

什、什麼時候50粉了前幾天不是才40的嗎你們太殘忍了啊啊啊(其實很嗨(#
到50粉不得不說我其實很開心(抹臉
謝謝你們的支持(((o(*゚▽゚*)o)))我真的很開心
今後也會努力產文的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

然後⋯福利來啦ψ(`∇´)ψ
#點文取前三殺,自帶cp自帶梗
先附上我不吃的cp呵呵:王all、劉皓、BG
我個人偏愛的cp(≧∇≦):all王、葉喻王、周翔江、杜方(超冷)

隨便點( ̄▽ ̄)
別太兇殘就好( ;´Д`)
然後⋯我會把沒補上的文補一補,別打臉拜託(#

謝謝大家的關愛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'(*゚▽゚*)'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2016.04.08

(佔tag抱歉)

[全職高手]喻王/葉王《夜夢初醒》03上

說好的肉呢⋯⋯我卡肉了,拜託不要打我( ´ ▽ ` )ノ
下篇就會有了,真的,看我真誠的雙眼(((o(*゚▽゚*)o)))(上次好像也這麼說呵呵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「喻文州,你來做什麼?」被神色低沉的喻文州嚇到,王杰希試著把手從喻文州的束縛中拔出,結果是徒勞。

「王杰希⋯⋯」喻文州有些腦充血的想說些什麼,卻發現聲音卡在咽喉中,望著王杰希因為調情而凌亂的衣服,之前腦海中那串勸說的話瞬間塞住。

趁著喻文州發怔的時候,王杰希拍開喻文州的的手,微皺起眉頭,聲音冷漠的可以,「喻文州,有事明天再談。」

殊不知王杰希的冷淡讓喻文州的怒火湧上心頭,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,是在氣王杰希這麼糟塌自己?亦或是氣自己的無力?

有些粗暴的掰過王杰希的頭,狠狠地給他吻了上去,雖說喻文州沒多少交往的經驗,但是充滿侵略性的動作還是讓王杰希喘不過氣,洩憤似的啃上兩片唇瓣,毫無章法的舔舐著。

王杰希驚慌失措的掙扎著,他有點後悔那天放任喝醉的喻文州上了自己,讓自己落的如此下場,他想開口制止喻文州,反而讓喻文州趁勢進入他的嘴中翻攪,貪婪的奪取屬於王杰希的氣息。

奮力推開喻文州,王杰希脫力的靠在門上喘息著,臉上微微泛紅,眼角帶著生理性的淚光,自己粗魯的抹去來不及嚥下的津液,擦紅了一大片肌膚。

看著王杰希的狼狽樣,喻文州更有感覺了,伸手拉扯王杰希的襯衫就要繼續下去,王杰希緊緊抓住喻文州的手不讓他繼續,「喻文州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?」

「我知道。」喻文州的眼神平靜的可以,但王杰希在更深層看到熾熱的火燄,他分不清那究竟是怒火還是慾火。「王杰希,你告訴我,裡面的是你男朋友?」

被這突如其名的問題一砸,王杰希愣了一下,躊躇著要不要告訴喻文州自己的事,然後放棄狀的道,「不是。」

「那他是你的誰?」喻文州的聲音從頭到尾都平靜無比,實際上他是壓制著心中的躁動不要爆發。

王杰希扯起一個自嘲的笑,「是我眾多一夜情的對象之一。」他決定一次讓喻文州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,他想這樣喻文州總會放棄喜歡自己的念頭了。

溫和的臉色馬上一沉,怒意從胸腔開始蔓延,喻文州差點克制不住自己,雖然他多少猜到王杰希的私生活有多放蕩不羈,但是從本人口中得知還是讓喻文州胸口想被人捅了一刀一樣痛。

「王杰希,你可能不會相信,從那晚後我就忘不了你⋯⋯我曾經懷疑那天發生的事是酒後亂性,但仔細想想如果我沒喝酒的話,我仍會那麼做,因為我喜歡你,王杰希。」喻文州平常的能言善道此時全派不上用場,在喜歡的人面前,就算是喻文州也只能用笨拙的方式表達愛意。

不是一夜情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,而是最真摯的感情在狠狠抨擊王杰希的內心,他確實動搖了一陣,喻文州差點就讓他動搖真心了,但王杰希還是冷靜下來了,他用幾乎可以說是殘酷的語氣說,「喻文州,我有幾個固定的床伴。你可以認為我是為了遊戲、為了肉體上的滿足。我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愛情。絕對不可能有相許的感情,一旦誰對我有過多的要求,就會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。」

字字句句都像是刀子在心頭上劃過,心情酸楚、憤慨、又悲傷。喻文州不懂,不懂為什麼王杰希可以用這麼殘忍的方法對待自己的感情,不懂為什麼他可以淡然的面對這一切,不懂他為什麼可以一付理所當然的告訴自己這些。

喻文州對王杰希的感情不可能說收就收,他一想到自己即將失去撬開王杰希的心的機會,他就感到一陣溺水快窒息的恐懼感,喻文州不想卻只能脆弱的妥協,「你覺得,我夠資格當你的床伴嗎?」

王杰希沒想到喻文州會為了得到自己如此不擇手段,連面子也不要了,望著那對溫柔的藍眸發怔好一會,放棄似的道,「只要你不要求我的回報的話。」







TBC.

[全職高手]喻王/葉王《夜夢初醒》02


這篇⋯⋯還是沒有肉呵呵(遭毆
下篇就會有了(((o(*゚▽゚*)o))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鬱悶的情緒持續了幾天難以釋懷,喻文州表面上行為如故,內心深處的煩躁只有自己知道,就算是跟他非常親近的黃少天也沒發現不對勁。

滿腦子都是王杰希那晚的媚態,那冷靜理性的性格下竟藏著這一面,喻文州像著魔似的竟然對這樣的王杰希著迷,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。

喻文州默默嘆口氣,然後轉頭和隊員道,「我這三天不在,你們先聽少天的訓練。」

啪的一下,黃少天手忙腳亂的操作夜雨聲煩去撞樹,夜雨聲煩極其悲劇的趴在地上,黃少天也不以為然,毫不猶豫扔下鍵盤滑鼠,他現在比較在意他家隊長今天是吃錯什麼藥。

哪怕是休假期間也在藍雨宿舍鑽研戰術的隊長說要請假⋯⋯?黃少天不禁看了看手機,不是4月1號啊!隊長你咋了?!被外星人調包了嗎?!

不止黃少天,其他隊員也以一付要世界末日的表情看著喻文州,他們也被嚇傻了。

「別這麼驚訝,不就是請個假嘛⋯⋯」看著個個傻呆樣的隊員,喻文州無奈的苦笑,他是不是該偶爾請假一下,以免把自家隊員嚇死?

宋曉和黃少天對視一眼,交換想法的速度之快,喻文州還沒來得及看清兩人到底是明白了什麼,黃少天立馬一臉"隊長我什麼都了解了"的開始嚷嚷,「隊長你儘管請假吧!有本劍聖在是絕對沒問題的,交給我吧!」

喻文州汗顏的望著黃少天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,只好點點頭搪塞過去。

喻文州的後腳才踏出藍雨的大門,半名女性也沒有的藍雨戰隊卻八卦了起來,藍雨廟頓時像女生的睡衣派對似的吱吱喳喳起來。

「你們說隊長是怎麼了,突然請假。」

「笨!隊長肯定是交女朋友了!不然從不請假的隊長怎麼會突然請假?瀚文,你要向隊長看齊!」

「黃少,那你有女朋友了嗎?」

「⋯瀚文,察言觀色是什麼知道嗎!要沉著一點知道嗎!」

「所以是沒有囉?」盧瀚文微微偏頭,疑惑的樣子。

黃少天的表情明顯抽筋了一下,「⋯⋯囉、囉嗦!本少是什麼身價!總有一天會有的!」

#

喻文州拿出手機,下意識訂了張到B市的票,訂完之後喻文州才發現,自己不正常的原因,是王杰希。

又嘆了口氣,喻文州發現自己今天不停的在嘆氣,煩躁不安的情緒在心中翻攪著,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喻文州很清楚,他對王杰希的情感只會越來越深,無法自拔。

下了車,沒有任何滯留趕往微草,在那卻沒看到他盼望的那人,只得到王杰希出去了的消息。

有點洩氣,但努力打起精神不死心的詢問他的去向,「你們知道王隊去哪嗎?」

劉小別稍作思考,然後搖搖頭,「不清楚,隊長偶爾會像這樣突然出去走走,然後隔天早上才回來。」

晚上出去早上回來嗎⋯⋯喻文州腦海中突然閃過某個念頭,可是他不敢、也不願確定他的想法是否正確。

「抱歉,喻隊。隊長很少會跟我們提起他的私事,你找隊長有急事嗎?我可以替你轉達。」劉小別覺得很不好意思,明明是自家隊長的行蹤,身為隊員卻一問三不知。

喻文州勉強一笑,婉拒劉小別的好意,「不了,謝謝你。」

雖然不願承認,但是喻文州大概知道王杰希會去哪裡,他不敢面對事實⋯⋯面對王杰希的私生活很放蕩的真相。

#

王杰希想不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藉由一夜情來舒壓的習慣了,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性向,卻早已忘記是從哪天開始,充滿空虛的在不同人身邊醒來,然後壓下這種情緒再度披上冷靜理智的外表。

越是這樣過,他越覺得自己越來越空虛,理智和人格,什麼都不重要了。最起碼⋯⋯他在做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、不用煩惱⋯⋯不會感到孤獨。

熟稔的拐彎進入昏暗的小巷,泰然自若的走進那間不起眼的club ,迎面而來的是迷惑意識的酒味和蠱惑人心、不堪入耳的閒語,一點一滴漸漸地漸漸地像慢性毒素在侵蝕著靈魂。

王杰希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厭惡感,他自嘲一笑,然後雲淡風輕的在吧台前坐下,酒保很識相的遞來一杯調酒,「老樣子?」

王杰希笑而不語,拿起杯子抿了一口,漫不經心的回了肯定句,「老樣子。」

「不打算找個伴定下來?」

「⋯⋯我就算了,維持現狀也沒什麼不好。」碧綠色的眸子中沒有任何光采,像是無機質物似的平淡無光。

酒保沒有多說什麼,他不知道王杰希的名字,也不認識王杰希,兩人沒什麼特殊交情,會和他攀談也只是因為知道他偶爾會來找一夜情的對象,而且每次對象都不固定。

酒保認為眼前這人絕對稱的上一聲帥哥,顏值丟出去絕對打死一票人,唯獨可惜了有一對大小眼,不過這絲毫不減這人的魅力,起碼酒保沒看過這人落空過。

彷彿是為了印證酒保的話,馬上就有人來搭訕王杰希,搭腔的男子還算有風度,至少王杰希覺得第一印象還行。

反正是一夜情,哪需要過多的感情呢?對方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,環上王杰希的腰間磨蹭,見王杰希沒有出聲,手上的動作變本加厲起來,王杰希淡然一笑,拍拍對方的手掌,「走吧,隔壁幾條街有酒店。」

#

喻文州有些猶豫,卻還是來到club 的附近,再拐幾個彎就是上次的位置了,明明不過是幾分鐘的路程,喻文州覺得腳好像石頭一樣沉重。

轉過街角,意外瞥見王杰希被勾著走進酒店的場景,下意識攥緊拳頭,身體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。

陌生男子先進了房間,王杰希扶著門準備跟進去,喻文州卻拉住他的手,力道之大,擰得王杰希手腕生疼,不顧王杰希的掙扎反手把門關上。

王杰希滿臉錯愕的望著喻文州,來人的臉色一沉,表面上很平靜,但是那平靜是暴風雨前的寧靜,王杰希有點害怕,他從未看過喻文州生氣,「喻文州⋯⋯?」

[全職高手]喻王/葉王《夜夢初醒》01

暫時沒肉⋯⋯不許打臉,我靠臉吃飯的!(誤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喻文州剛醒來,迎接他的不是美好的早晨,而是一陣疼的要命的頭痛。如果他沒記錯,昨晚他喝了酒,這頭痛八成是宿醉惹得禍。

他隱隱約約記得自己在一間奇怪的club喝了色澤詭異的調酒,幾杯下肚,熾熱的燃燒感從腹腔蔓延至腦神經,意識被燒毀得一塌糊塗。

僅存的意識發覺到不對,不過腦子一片滾燙,什麼都反應不了,只記得有個人低聲罵了他一聲「笨蛋」,然後拉著自己的手把自己拖了出去。

最後⋯⋯是發生什麼事了?

喻文州微微蹙起好看的眉頭,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,縱然記憶中的那聲音熟悉的很,還是想不起來。

他決定先離開這裡再說,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處於一絲不掛的狀況,震驚了幾秒後,掃視房間內一周,在床頭櫃上找到自己的衣物和手機。

帶著困惑把衣服穿上,拎起手機準備走出房間時,手機鈴聲在房間內炸響,嚇得喻文州連忙按下通話鍵,「喂?」

透過電話傳出的是自己熟悉無比的嗓音,腦海中的一切瞬間連上了線,「喻文州,我是王杰希。」

「昨晚⋯⋯」喻文州已經想起發生什麼事了,昨天晚上他趁著醉意,把王杰希上了。一想到這裡他就喉嚨乾澀的發不出聲音,他努力思索著要怎麼構築言語,王杰希到是先開口了。

「喻文州,昨晚的事情就當作沒發生過,你別介意了。」王杰希用一種平淡的可怕的語氣說著,好像兩人談論的是"今天天氣真好!"的小事。

喻文州知道自己不是異性戀者,但也沒想過自己是不是同性戀者,但自己似乎是喜歡王杰希的,不然依自己的自制力又怎麼會酒後亂性?

他帶著一點期待,「我會負責的,王杰希,我們交往吧?」

電話另一頭明顯沉默了一陣子,許久王杰希才回應,「不了。」語氣平版的可以,讓喻文州不禁難過起來,自己就這麼沒有魅力嗎?

喻文州還沉浸在被拒絕的情緒裡,王杰希已經接著說下去了,「喻文州,有些地方,不是你該去的。再見。」像是警告,亦或是提醒,沒待喻文州意識過來,王杰希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掛了。

有些地方⋯⋯是說昨天的club 吧?

喻文州不是笨蛋,所有事情拚湊在一起,那間club 的性質也呼之欲出了,八成是同志club 。

至於為什麼喻文州會走進那club 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喻文州輕咬下唇,一股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在心裏波瀾著,是什麼樣的情感他也說不清楚。

王杰希,你說我不該去⋯⋯那你呢?



TBC.

【全職高手】方王-----想你了(完)

第七賽季,微草的治療之神方士謙,宣布退役。


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這樣無可阻撓的扛著微草向前飛去。


至今已經是第十賽季末,微草對興欣,微草敗。以8比2的分數敗的甚是淒慘。


第一個被葉修戰略性先幹掉的,正是王杰希,他只能苦澀的暗嘆葉修不愧是榮耀第一人,連微草的弱點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
“如果他們當你是榜樣,而不是靠山的話。”


到現在為止,葉修那句話仍然在腦中徘徊,彷彿一再的傳進耳中,不停抨擊著王杰希的意志,一直以來堅韌的精神竟有碎裂的傾向。他苦思許久,想反駁,卻找不到反駁的地方,到最後只能無奈的承認葉修說的是事實。


的確,微草的所有人都太過依賴我了。


王杰希微微蹙眉,有些心力交瘁,有些精神恍惚,瞬間覺得自己好累,好累。腦袋一團糟,就像至今一直繃緊的神經突然繃斷了,精神也亂了套。整個人茫然的步回房間,轉上門鎖。


像是洩氣的皮球似的倒在床上,下意識的蹭了蹭棉被,一股淡淡的香草味衝入鼻腔,帶著點涼意,王杰希本來緊鎖的眉頭舒展了幾分。


王杰希微微一怔,他認得這味道,是方士謙的味道。他也同時發現自己躺的是方士謙的床,在方士謙退役後,和自己同一間的這張床就這麼空置了許久,床邊還披著方士謙落下的隊服。


方士謙有個不算秘密的小秘密,他很喜歡香草的味道,平時總會慣性的擦上香草精油,而他身邊的物品也都隱隱染上香草精油的味道。


有點甜膩冰涼的氣息在王杰希的意識裡,緩緩落下生根,掀起小小的波瀾,帶起那片被他埋藏在心底的回憶。


那晚,方士謙宣布退役,雖然心中有數前輩的職業生涯所剩不多了,卻沒想到會結束的這麼快。


帶著私人的感情和苦澀的單相思,王杰希理所當然的參加了方士謙的歡送會,看著後輩們騰鬧、玩的昏天暗地,都快搞不清原來的目的了。


一陣混亂間,也不知道是誰壞了職業選手的規矩,帶酒進來,一群訓練生和後輩喝的東倒西歪,身為主角的方士謙被灌了好幾杯,臉卻半點也不紅,還有力氣和意識反灌別人酒,好幾個隊員都慘遭他的毒手倒下。


最慘的不外乎是王杰希,先被醉醺醺的後輩硬灌了幾口,再幫喝到只知道傻笑的訓練生擋了幾次,王杰希覺得一股熱意在體內瘋狂擴散,腦袋像是被煮熟了,整個人都飄飄然的,好像快跟騎上星塵滅絕的王不留行一樣飛起來。


喝到最後,舌頭都麻痺了,意識也跟著糊了,臉色紅潤的喘息著,平時冷靜的眸子上有一層誘人的水霧,王杰希虛脫的倚著牆,模糊的視野中只剩一人豎立。


那人就是遭成微草隊員全趴、屍橫遍野的罪魁禍首,也是歡送會的主角,方士謙。


他伸手撫上王杰希的滿是紅暈的臉龐,冰涼的觸感讓王杰希舒服的哼了一聲,有些眷戀的向方士謙貼近。


「小隊長,你還認得我是誰吧?」方士謙不急不徐的詢問,這一場歡送會是他的私心,酒也是他帶進來的,一切只為了在自己離開前,把這後輩吃了。


王杰希努力運轉他那被酒精搞得一團糟的腦袋,沒有多做思考,用脆弱幾乎不可聽聞的顫音道,「……不要走!」


聲音顫抖著,緊咬的唇宛如在隱忍什麼痛苦,碧綠的眸子在霧氣後,是淡淡的悲傷,方士謙第一次看到示弱的王杰希,他一直認為,他沒有機會看到除了桀驁不馴以外的王杰希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以下連結,這次比較不汙( ^ω^)


冒險者天堂(灣家)
湯不熱

【全職高手】唐林-----流氓後輩(03)(完)(R18慎)

咳,總之三篇都是肉…滿滿的肉,然後就這麼草草的完結了…
努力的提唐林黨們產了點糧請笑納www

以下網址
http://paradise.ezla.com.tw/files/article/html/233/233948/88034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