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【全職高手】林方-----這是同居……嗎?!(上)

cp→林方

「老方、包子速度過來!要搶Boss了啊!」這是自從退役後,回到網遊裡虐菜的魏琛。

每天幾乎都可以在公會頻道聽見如上面的聲音,至於會長伍晨嘛,雖然會長是他,但是有魏琛在,當然指揮權落在他的身上。

「老魏!我來了!」開了馬甲上線的包子在頻道裡嚷嚷。

他的身後卻沒看見某名猥瑣大師的身影。

魏琛左看右看都沒瞧見,納悶的問,「老方又猥瑣到哪裡去了?」

「沒看見,搶Boss交給我吧!」

「好吧!那就算了,小伍速度帶隊!等等慢了就搶不著了啊!」

#

另外一方面,同樣身為退役選手的林敬言,自從退役後,從戰隊搬出租了間小套房。

叮噹-----

電鈴聲響起。

這時間…會是誰呢?林敬言一邊想著一邊開了門。

碰的一聲,門被甩上了。

一定是自己的開門方式不對,林敬言揉揉眼睛,再開了一次門。

恩…還是不對。

正當林敬言打算再次關門時,一隻腳伸進來堵住。

「唉…」林敬言嘆了口氣,認命的把門打開,望著眼前的人。

對方神色自若的開始噴垃圾話,「呦!老林,我說你這也太不講義氣了,你的老朋友千里迢迢來找你,你怎麼可以這樣呢!」

「方銳…」林敬言有點不敢注視對方,因為那天他趁著醉意對方銳……告白了,而對方一臉錯愕。

那天就跟平常沒什麼兩樣,方銳說林敬言退役都沒幫自己踐行,拉著他就跑去喝酒了。

兩人認識的時間不短,對彼此也再熟悉不過,但是林敬言一直將自己喜歡方銳的事,悄悄埋在心理。

他不敢說,因為他很害怕,害怕如果自己如果說了,兩人如兄弟般的感情也會跟著煙消雲散。

不巧的,林敬言的酒量也不怎麼好,雖說比起一杯倒的葉修、三杯倒的孫哲平好上一些,但是也就好上了那一丁點。

平常基本上滴酒不沾的職業選手酒量可以用慘字來形容,方銳紅著臉,手勾著林敬言的脖子瘋了似的大笑著。

熱意湧上,趁著醉意,林敬言告白了,「方銳……我…喜歡你…」說完沒等對方露出任何表情,直接吻上了方銳的唇。

方銳本來也是醉得不輕,發酒瘋發到一半,聽到林敬言-----自己曾經最好的搭檔向自己告白了,方銳覺得自己像被雷打到,瞬間石化,連自己被親了都沒發現。

然後…林敬言就這麼倒了,趴在桌子上睡死了。方銳回過神時,腦中一片混亂,匆匆忙忙付帳後丟下林敬言跑了。

#

林敬言充滿苦澀的回憶那痛苦的一夜,自己竟然趁著醉意對好友告白,還好之後方銳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對待他。

不過,這也代表…他告白失敗了吧…

「老林你發什麼呆啊!讓讓!」方銳揮手驅使林敬言讓路,實在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沒下限程度,反客為主的行為做起來不見害臊。

「是是是…」林敬言側身讓方銳進來。默默的把想法埋回心裡。

「老林你的房間也太樸素了吧!」方銳扔下手中的塑膠袋,大步的開始尋視林敬言房子的格局。一邊看還一邊指手畫腳。

「你好像是客人,客氣點行不行啊…」林敬言吐嘈。

「我是在巡視我接下來這個月要住的地方嘛!房客有合理的理由可以看房子吧?」方銳繼續噴著垃圾話。

林敬言下意識的打算忽略方銳的垃圾話,但是他發現有些不對,「……你說你要住我這?!」

「對啊!葉修那混蛋的弟弟突然來找他,上林宛也沒空房了,我就把我房間讓出來啦!」方銳開了幾扇門,查看格局。

「戰隊的事怎麼辦?你不是副隊長嗎?」

「剛比完季後賽,沒什麼事情可做。」

「可…算了算了,住就住吧…」林敬言妥協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