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【全職高手】林方-----這是同居…嗎?!(中)

下篇有肉w,此篇是閃光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說是借住其實也沒什麼,只不過是像兩人還在呼嘯時一樣,一起打榮耀一起吃飯一起睡覺而已。

好像回到了從前,在他跟方銳告白前,這樣的日子也沒什麼不好,林敬言是這麼想的,直到……晚上。

兩個宅男勤奮的刷副本、虐菜,時間過的像飛那麼快,當他們把神之領域的副本,從五人本刷到百人本都刷過後,時間差不多是晚上了。

方銳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,轉轉因為長期看螢幕而僵硬的脖子,他看這一旁的友人,臉上的平光眼鏡意外的讓他有了斯文氣息。

「我說老林,眼鏡還真的是很不適合你欸!」方銳把椅子轉向林敬言,毫不留情吐嘈。

林敬言無奈的笑了笑,手拔掉眼鏡,轉頭面對方銳問,「這樣有比較好嗎?」

端正的臉實在找不到可以挑剔的地方,只見方銳嘟囔著『長這樣選什麼流氓角色啊…素質在哪啊…』,然後道,「沒差沒差,戴回去吧你,哥去洗澡了。」

沒多久就聽見水聲。

呼…總算鬆了一口氣,林敬言苦笑著,他不得不承認,他對方銳的感情越來越深了,跟方銳分開的這段時間沒有削減他喜歡方銳的感情。

現在的狀況糟到連他跟方銳併肩坐著都讓他坐立不安。

水聲慢慢減弱,最後完全停止,沒過多久,浴室的門打開,白色的水蒸氣飄出,空氣被染得有些濕熱。

我去!

不看還好,林敬言看了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連忙扶著椅子坐好。

因為我們的方銳大大,是打赤膊走出浴室的,身上很豪邁的只圍了一條浴巾。

方銳的身材說不上好,但也沒有多餘的脂肪,整天宅在家的肌膚偏白,剛洗好澡,方銳的肌膚有些泛紅,似乎是被水蒸出來的。

林敬言此時只覺得熱血一股逆流,腦袋好像有幾萬隻草泥馬狂奔而過。

當事人絲毫沒有自覺,頂著還在滴水的髮絲就朝林敬言走去,「老林,我好像忘記帶衣服了,你的借我穿啊?」

林敬言當下很想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方銳給上了,但他甩甩頭,極力扯著自己勉強存在的理智,衝回房間從抽屜翻出幾件衣服給方銳。

「快穿上!」這句話是林敬言咬牙切齒的從嘴中擠出的,他不確定看方銳只圍一條毛巾在家裡亂晃下,他的理智可以維持多久。

「謝啦!」方銳對於林敬言的態度不以為意,手腳俐落的換上。

已經洗過的林敬言無法拿洗澡當理由逃避,只能苦逼的坐在方銳旁邊繼續打榮耀。

一陣沉默。

「恩~差不多了。」方銳再度伸個懶腰。

終於可以脫離苦海了!

林敬言一頭埋進鍵盤,這段時間他煎熬無比,簡直就是在訓練自己的定力!

「我們來看電影吧!」方銳看著林敬言的慘況,雖然不清楚搭檔是怎麼回事,不過猥瑣大師總是知道怎麼樣整自己的搭檔。

我咧個去!

林敬言真的欲哭無淚了。

#

「哇塞,老林,你不覺得韓文清跟這個黑道老大有得拚嗎?都長一張錢包臉。」

「喔喔?這妹子跟老版長得挺像的!」

林敬言看著方銳各種驚呼,悶悶的拿起方銳帶來的飲料喝,才喝了一口,他就覺得不妙。

仔細一看,本來以為是可爾必思的飲料logo旁邊多了兩個字『莎瓦』,林敬言無語了,方銳那貨一定沒看清楚就買了。

怎麼好死不死買到酒!本來想藉著涼意削減一下剛剛畫面的衝擊的,現在可好,一大口下去,林敬言跟著酒意馬上起了生理反應。

「…我先回房間了。」吐出這句,林敬言半秒也不敢多留,馬上衝回房間。

把門甩上,在床上躺平。

林敬言本來想默默解決自己的問題時,方銳很不識趣的跑來了。

「老林!你怎麼了?我進去了啊!」門板微啟。

林敬言這個狀況怎麼好意思給對方看到,總不能跟人家說自己想著他在自慰吧…

他連忙爬起來想阻止,不料方銳的東作如此迅速,一進來就跟剛起身的林敬言撞了個滿面。

兩人雙雙一倒,方銳的腳跟絆到林敬言,而林敬言下意識的拉過方銳怕他摔著了,結果遭成了林敬言躺平,然後方銳坐在他身上的場景。

「差點摔死我,我說老林啊,幹什麼這麼急?是偷看小黃書怕被我發現嗎?」方銳繼續坐在林敬言身上喋喋不休。

雖然對方跟事實差沒多少,但林敬言實在快不行了…

「方銳!」

「這麼大聲要嚇死我啊。」

「…下去。」

「怎麼了,會疼嗎?你摔到哪了?」方銳見林敬言臉色不對,轉身開始查看林敬言是不是真的摔著了。

「哪裡摔到了?到是跟我說說,不然我哪知道你是怎麼了啊?老林啊。」低身拍拍林敬言的臉。

林敬言有點難堪的別過頭。

「到底是……恩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操!林敬言你-----!」方銳這時清楚感受到了有個硬物頂在他屁股上。

「老林你這個老流氓!我、我可是個男的你、你你………」

換個人慌張後,林敬言倒是正常了許多,反正伸頭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,他豁出去了,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?我喜歡你的事。」

「…沒想到是真的……我、我先下去啊…」方銳手忙腳亂的想爬下。

手忙腳亂下,一個發軟,又跌了回去。

「夠了!別動!」林敬言的聲音有些低啞。

方銳這下可真的不敢動了,因為他感覺到身後的那東西更硬了。

「老林你…!」

「誰有那麼大的定力看自己喜歡的人先是不穿衣服亂晃,然後再穿自己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扭來扭去啊!」林敬言狠狠宣洩自己的痛苦。

「我我、我……」

瞧方銳平常垃圾話一口溜的,猥瑣如他,遇到這尷尬的狀況,他我我我了個半天,也沒說出什麼。

整個人傻愣愣的呆坐在林敬言身上,腦袋停止了運作,看他這呆滯的樣子,林敬言無奈到了極點。

「唉…」林敬言輕推方銳,「你先出去吧,我自己處理。」

方銳知道林敬言喜歡自己,上次那晚,被林敬言告白的時候,自己其實有點嚇到。

被同性告白,被自己最好的搭檔告白,方銳沒有覺得噁心,他只是很混亂,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林敬言,方銳無法確定自己是怎麼想的。

所以他逃了。

方銳心底很對不起林敬言,因為他選擇了逃避回答林敬言的問題。

現在,同樣的問題攤在他眼前。

他又要逃?再一次逃離這個問題?然後…讓林敬言繼續苦澀的單相思?

我喜歡林敬言嗎?方銳問自己。

方銳回想了一下,看能否在記憶裡找到一些線索。

在第十賽賽季,那時跟輪迴的擂臺戰,他好不容易贏了一挑三的周澤楷,但是剩下的精神、血量實在不夠讓他繼續下去了。

下臺的時候,他覺得好累好累,往選手席一倒,毛巾蓋在臉上,突然覺得好想哭。

第一次這麼想贏的心情,情緒卻好像溺水一樣無法掙脫出來,而救了他的是那封來自林敬言的簡訊,看完後負面的情緒沒來由的全消失了。

自己竟然那時會因為林敬言的簡訊而有情緒上的大起大落。

那麼,答案很明顯了。

「喂!老林!」方銳氣勢一振,突然回神的樣子讓林敬言嚇得一愣。

也許是方銳的口氣實在不像要告白的人,所以換林敬言傻了。

「不要走神啊喂!」方銳不滿,「我說…那啥……要不要給我個機會回答你那天的告白!」

搞了半天,是想說這個?林敬言噗嗤笑了出來,「呵…那你講啊?」表面上很鎮定,實際上林敬言蠻緊張的。

「你這老流氓不要太得意忘形!」方銳臉一紅,支支吾吾的講,「林敬言,我、我也喜歡你啦!這樣可以吧!」

「恩~讓我等這麼久,我要求一點回報可以吧?」林敬言微微一笑,他等這個答覆等好久了。

「我去!你這個老流氓!讓你瞧瞧真正的猥瑣!」

「喔?」

方銳突然發現,自己作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