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【全職高手】鐘少×樓冠甯-----我會一直陪你(完)

這篇其實是意外的產物@@
因為有人跟我點文了…
就是這個人→@ 救命內湖沒熱水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打了幾個賽季後,義斬戰隊也總算是上了軌道,雖說成績沒有好到可以進入季後賽,但是維持在中間水準還算沒問題。

看著慢慢進步的戰隊,樓冠甯是很滿意的,這幾天他的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來表達他的心情。

他樂呼呼的進了訓練室準備要督促大家開始練習時,看見趴在桌上一付靈魂出竅模樣的文客北。

不給他時間驚訝,另外一頭是一臉疲憊的鄒云海還有臉上寫著『讓我死吧』的顧夕夜,戰隊裡的主力們全都一付半死不活的樣子,樓冠甯怔怔的問,「你們這是怎麼了?」

「老樓你總算是來了!」

「也太慢了吧!」

「快點把這貨帶走吧!」

聽見樓冠甯的問題,本來像沒骨頭攤在桌子上的三上瞬間回神,七嘴八舌的抱怨起來,從他們的表情來看,這件事讓他們心煩的很,可是他們半點方法也沒有。

會讓他們心煩成這樣,可是又不至於發火、心情有點鬱卒的還能有什麼?當然是他們的損友-----鐘少又上門來玩他們了。

對於這像背後靈一樣甩也甩不開的損友,每次趕跑了,隔天又會出現,他們都清楚感覺到欲哭無淚的心情,大家都朋友一場,也不能多生氣。

「他又來了嗎?」樓冠甯的表情甚是無奈,只見他揉揉額角,感覺頭痛又回來找他了。

三人一陣忿忿不平後,像是沒電的電器似的倒了回去,文客北把下巴墊在桌面上含糊道,「老樓你快把他牽走吧!我們都受不了啦!」

「他到底做了什麼?」樓冠甯疑惑的看著三名友人,雖然鐘少每次來都把他們搞得灰頭土臉、狼狽不堪,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這麼落魄。

「老樓你來啦?來了也要吱一聲啊!等你好久了!」鐘少的聲音從另一間訓練室傳來,裡頭隱隱傳出榮耀的音效還有操作的鍵盤敲擊聲。

到底誰才是主人誰才是客人啊?!這麼不客氣是怎樣!

樓冠甯按捺自己不要發作,文客北也是滿臉黑線,「也不知道是怎樣,他最近開始打榮耀了。」

「所以…?」

「他說要我們陪他練練手,我們想說也花不了多少時間,就陪他練了。」文客北的表情說著說著開始微妙了起來,「雖然他不強,但沒想到一打下去就沒完沒了,打了幾百場,手都快抽筋了他也不肯罷休。」

原來是死纏爛打搞得大家精疲力竭嗎……

樓冠甯嘴角一抽,他知道自家損友常常想到什麼就做,而且想做的通常都會把自己整一個半死不活……

「所以現在是誰陪他打?」

「前輩在陪他打…」文客北有些難堪的說。竟然讓有手傷的大神代替他們,他好想挖個洞埋了自己。

「我去代替他吧…」樓冠甯認命的拿起帳號卡,就算前輩打敗鐘少不過是分鐘分鐘的事,但是一連好幾場下來,前輩肯定吃不消的。

#

「我說老樓,你的快捷鍵是怎麼設的?」

「老樓我問你,技能點怎麼配比較好?」

「老樓你看…」

「老樓…」

「啊-----!行了行了,我認了!這次你贏了,我認輸,你還是不要打榮耀吧!」樓冠甯在鐘少堪比黃少天煩人的文字泡攻擊了一個下午,練習也沒有練到,此時的他已經淚流滿面了。

「老樓別這麼說嘛!」鐘少微微一笑,「我要變強才可以跟你一起登上榮耀的舞台,不是嗎?」

樓冠甯驚訝的愣住了,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他實在不懂。

愣了許久,才乾巴巴的擠出一句,「為什麼?」

「傻了啊你,你想做什麼,我都會陪你去做。」鐘少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,以前看起來有些囂張跋扈的臉此刻多了幾分溫柔,「一直都是這樣的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」樓冠甯被眼前的損友那溫柔的笑容弄得有些臉紅,惱羞的揮揮手,「肉麻什麼!打榮耀啦!」

End

※小劇場:
文客北表示→不要閃我們這群單身狗好嗎!ヽ(`Д´)ノ

鄒云海/顧夕夜:就是就是!ヽ(`Д´)ノ

孫哲平表示→我有樂樂。(淡定臉)

文客北/鄒云海/顧夕夜:嚶嚶…QAQ

评论(4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