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[全職高手]喻王/葉王《夜夢初醒》02


這篇⋯⋯還是沒有肉呵呵(遭毆
下篇就會有了(((o(*゚▽゚*)o))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鬱悶的情緒持續了幾天難以釋懷,喻文州表面上行為如故,內心深處的煩躁只有自己知道,就算是跟他非常親近的黃少天也沒發現不對勁。

滿腦子都是王杰希那晚的媚態,那冷靜理性的性格下竟藏著這一面,喻文州像著魔似的竟然對這樣的王杰希著迷,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。

喻文州默默嘆口氣,然後轉頭和隊員道,「我這三天不在,你們先聽少天的訓練。」

啪的一下,黃少天手忙腳亂的操作夜雨聲煩去撞樹,夜雨聲煩極其悲劇的趴在地上,黃少天也不以為然,毫不猶豫扔下鍵盤滑鼠,他現在比較在意他家隊長今天是吃錯什麼藥。

哪怕是休假期間也在藍雨宿舍鑽研戰術的隊長說要請假⋯⋯?黃少天不禁看了看手機,不是4月1號啊!隊長你咋了?!被外星人調包了嗎?!

不止黃少天,其他隊員也以一付要世界末日的表情看著喻文州,他們也被嚇傻了。

「別這麼驚訝,不就是請個假嘛⋯⋯」看著個個傻呆樣的隊員,喻文州無奈的苦笑,他是不是該偶爾請假一下,以免把自家隊員嚇死?

宋曉和黃少天對視一眼,交換想法的速度之快,喻文州還沒來得及看清兩人到底是明白了什麼,黃少天立馬一臉"隊長我什麼都了解了"的開始嚷嚷,「隊長你儘管請假吧!有本劍聖在是絕對沒問題的,交給我吧!」

喻文州汗顏的望著黃少天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,只好點點頭搪塞過去。

喻文州的後腳才踏出藍雨的大門,半名女性也沒有的藍雨戰隊卻八卦了起來,藍雨廟頓時像女生的睡衣派對似的吱吱喳喳起來。

「你們說隊長是怎麼了,突然請假。」

「笨!隊長肯定是交女朋友了!不然從不請假的隊長怎麼會突然請假?瀚文,你要向隊長看齊!」

「黃少,那你有女朋友了嗎?」

「⋯瀚文,察言觀色是什麼知道嗎!要沉著一點知道嗎!」

「所以是沒有囉?」盧瀚文微微偏頭,疑惑的樣子。

黃少天的表情明顯抽筋了一下,「⋯⋯囉、囉嗦!本少是什麼身價!總有一天會有的!」

#

喻文州拿出手機,下意識訂了張到B市的票,訂完之後喻文州才發現,自己不正常的原因,是王杰希。

又嘆了口氣,喻文州發現自己今天不停的在嘆氣,煩躁不安的情緒在心中翻攪著,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喻文州很清楚,他對王杰希的情感只會越來越深,無法自拔。

下了車,沒有任何滯留趕往微草,在那卻沒看到他盼望的那人,只得到王杰希出去了的消息。

有點洩氣,但努力打起精神不死心的詢問他的去向,「你們知道王隊去哪嗎?」

劉小別稍作思考,然後搖搖頭,「不清楚,隊長偶爾會像這樣突然出去走走,然後隔天早上才回來。」

晚上出去早上回來嗎⋯⋯喻文州腦海中突然閃過某個念頭,可是他不敢、也不願確定他的想法是否正確。

「抱歉,喻隊。隊長很少會跟我們提起他的私事,你找隊長有急事嗎?我可以替你轉達。」劉小別覺得很不好意思,明明是自家隊長的行蹤,身為隊員卻一問三不知。

喻文州勉強一笑,婉拒劉小別的好意,「不了,謝謝你。」

雖然不願承認,但是喻文州大概知道王杰希會去哪裡,他不敢面對事實⋯⋯面對王杰希的私生活很放蕩的真相。

#

王杰希想不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藉由一夜情來舒壓的習慣了,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性向,卻早已忘記是從哪天開始,充滿空虛的在不同人身邊醒來,然後壓下這種情緒再度披上冷靜理智的外表。

越是這樣過,他越覺得自己越來越空虛,理智和人格,什麼都不重要了。最起碼⋯⋯他在做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想、不用煩惱⋯⋯不會感到孤獨。

熟稔的拐彎進入昏暗的小巷,泰然自若的走進那間不起眼的club ,迎面而來的是迷惑意識的酒味和蠱惑人心、不堪入耳的閒語,一點一滴漸漸地漸漸地像慢性毒素在侵蝕著靈魂。

王杰希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厭惡感,他自嘲一笑,然後雲淡風輕的在吧台前坐下,酒保很識相的遞來一杯調酒,「老樣子?」

王杰希笑而不語,拿起杯子抿了一口,漫不經心的回了肯定句,「老樣子。」

「不打算找個伴定下來?」

「⋯⋯我就算了,維持現狀也沒什麼不好。」碧綠色的眸子中沒有任何光采,像是無機質物似的平淡無光。

酒保沒有多說什麼,他不知道王杰希的名字,也不認識王杰希,兩人沒什麼特殊交情,會和他攀談也只是因為知道他偶爾會來找一夜情的對象,而且每次對象都不固定。

酒保認為眼前這人絕對稱的上一聲帥哥,顏值丟出去絕對打死一票人,唯獨可惜了有一對大小眼,不過這絲毫不減這人的魅力,起碼酒保沒看過這人落空過。

彷彿是為了印證酒保的話,馬上就有人來搭訕王杰希,搭腔的男子還算有風度,至少王杰希覺得第一印象還行。

反正是一夜情,哪需要過多的感情呢?對方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,環上王杰希的腰間磨蹭,見王杰希沒有出聲,手上的動作變本加厲起來,王杰希淡然一笑,拍拍對方的手掌,「走吧,隔壁幾條街有酒店。」

#

喻文州有些猶豫,卻還是來到club 的附近,再拐幾個彎就是上次的位置了,明明不過是幾分鐘的路程,喻文州覺得腳好像石頭一樣沉重。

轉過街角,意外瞥見王杰希被勾著走進酒店的場景,下意識攥緊拳頭,身體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。

陌生男子先進了房間,王杰希扶著門準備跟進去,喻文州卻拉住他的手,力道之大,擰得王杰希手腕生疼,不顧王杰希的掙扎反手把門關上。

王杰希滿臉錯愕的望著喻文州,來人的臉色一沉,表面上很平靜,但是那平靜是暴風雨前的寧靜,王杰希有點害怕,他從未看過喻文州生氣,「喻文州⋯⋯?」

评论(2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