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[全職高手]喻王/葉王《夜夢初醒》03上

說好的肉呢⋯⋯我卡肉了,拜託不要打我( ´ ▽ ` )ノ
下篇就會有了,真的,看我真誠的雙眼(((o(*゚▽゚*)o)))(上次好像也這麼說呵呵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「喻文州,你來做什麼?」被神色低沉的喻文州嚇到,王杰希試著把手從喻文州的束縛中拔出,結果是徒勞。

「王杰希⋯⋯」喻文州有些腦充血的想說些什麼,卻發現聲音卡在咽喉中,望著王杰希因為調情而凌亂的衣服,之前腦海中那串勸說的話瞬間塞住。

趁著喻文州發怔的時候,王杰希拍開喻文州的的手,微皺起眉頭,聲音冷漠的可以,「喻文州,有事明天再談。」

殊不知王杰希的冷淡讓喻文州的怒火湧上心頭,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,是在氣王杰希這麼糟塌自己?亦或是氣自己的無力?

有些粗暴的掰過王杰希的頭,狠狠地給他吻了上去,雖說喻文州沒多少交往的經驗,但是充滿侵略性的動作還是讓王杰希喘不過氣,洩憤似的啃上兩片唇瓣,毫無章法的舔舐著。

王杰希驚慌失措的掙扎著,他有點後悔那天放任喝醉的喻文州上了自己,讓自己落的如此下場,他想開口制止喻文州,反而讓喻文州趁勢進入他的嘴中翻攪,貪婪的奪取屬於王杰希的氣息。

奮力推開喻文州,王杰希脫力的靠在門上喘息著,臉上微微泛紅,眼角帶著生理性的淚光,自己粗魯的抹去來不及嚥下的津液,擦紅了一大片肌膚。

看著王杰希的狼狽樣,喻文州更有感覺了,伸手拉扯王杰希的襯衫就要繼續下去,王杰希緊緊抓住喻文州的手不讓他繼續,「喻文州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?」

「我知道。」喻文州的眼神平靜的可以,但王杰希在更深層看到熾熱的火燄,他分不清那究竟是怒火還是慾火。「王杰希,你告訴我,裡面的是你男朋友?」

被這突如其名的問題一砸,王杰希愣了一下,躊躇著要不要告訴喻文州自己的事,然後放棄狀的道,「不是。」

「那他是你的誰?」喻文州的聲音從頭到尾都平靜無比,實際上他是壓制著心中的躁動不要爆發。

王杰希扯起一個自嘲的笑,「是我眾多一夜情的對象之一。」他決定一次讓喻文州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,他想這樣喻文州總會放棄喜歡自己的念頭了。

溫和的臉色馬上一沉,怒意從胸腔開始蔓延,喻文州差點克制不住自己,雖然他多少猜到王杰希的私生活有多放蕩不羈,但是從本人口中得知還是讓喻文州胸口想被人捅了一刀一樣痛。

「王杰希,你可能不會相信,從那晚後我就忘不了你⋯⋯我曾經懷疑那天發生的事是酒後亂性,但仔細想想如果我沒喝酒的話,我仍會那麼做,因為我喜歡你,王杰希。」喻文州平常的能言善道此時全派不上用場,在喜歡的人面前,就算是喻文州也只能用笨拙的方式表達愛意。

不是一夜情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,而是最真摯的感情在狠狠抨擊王杰希的內心,他確實動搖了一陣,喻文州差點就讓他動搖真心了,但王杰希還是冷靜下來了,他用幾乎可以說是殘酷的語氣說,「喻文州,我有幾個固定的床伴。你可以認為我是為了遊戲、為了肉體上的滿足。我唯一不需要的就是愛情。絕對不可能有相許的感情,一旦誰對我有過多的要求,就會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。」

字字句句都像是刀子在心頭上劃過,心情酸楚、憤慨、又悲傷。喻文州不懂,不懂為什麼王杰希可以用這麼殘忍的方法對待自己的感情,不懂為什麼他可以淡然的面對這一切,不懂他為什麼可以一付理所當然的告訴自己這些。

喻文州對王杰希的感情不可能說收就收,他一想到自己即將失去撬開王杰希的心的機會,他就感到一陣溺水快窒息的恐懼感,喻文州不想卻只能脆弱的妥協,「你覺得,我夠資格當你的床伴嗎?」

王杰希沒想到喻文州會為了得到自己如此不擇手段,連面子也不要了,望著那對溫柔的藍眸發怔好一會,放棄似的道,「只要你不要求我的回報的話。」







TBC.

评论(8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