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《夜夢初醒》喻王/葉王04


喻文州醒來的時候,床邊早就空無一人,心裏複雜糾結的感情似乎遠比之前嚴重,不自覺地輕撫身旁的位置,卻感受不到他所熟悉的體溫。

要怎麼做⋯你才願意讓我在你心中停留?哪怕只有一會也好⋯

嘆了口氣,喻文州把頭埋入雙掌,煩躁不安的揉亂自己的髮絲,再怎麼苦惱也沒用,最重要的當事人不在,他就算是想破頭也沒用,於是他認命的拎起衣服沖了個澡。

拿毛巾擦著髮上的水珠,蒸騰的熱氣稍微讓喻文州正常了一點,餘光不經意一瞥,床角邊的地上落了一串鑰匙,那位置實在不顯眼,要不是喻文州恰好看見,它應該就會落在這了,上頭好像在宣誓所有人似的,微草隊徽的吊飾格外搶視線。

王杰希的鑰匙?

喻文州撿起詳端了一下,不自覺地收緊手指攢緊,塞進口袋,嘴角淡淡一勾,心情稍微好上一點。

這樣他下次就有藉口去找王杰希了。

雖用了比預想中還少的時間,不過喻文州還是決定先回G市去,雖然他相信黃少天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⋯⋯不,老實說,他不相信。

一想到這,喻文州覺得頭又痛了起來,昨天手機也忘記充電,想聯絡也難,他只能拖著一顆忐忑的心回藍雨。

#

也許是老天有眼,喻文州看到的是一個完好的藍雨,他什麼話都來不及說,黃少天已經靠了過來,開始嚷嚷一些像是「隊長你啥時交了女朋友了也不告訴大夥」、「什麼時候要介紹一下」之類的話,一個人就把其他人想問的全問完了。

喻文州能回答什麼呢?除了苦笑還是苦笑,有些應付似的把隊員糊弄過去,話鋒一轉,板起隊長氣勢趕他們去訓練了。

大夥當然很不是滋味,黃少天更是想繼續問下去,可是一對上喻文州那雲淡風輕的微笑,馬上就把話給吞了回去,就是借給黃少天十個膽子,他也沒勇氣繼續問喻文州了。

「隊長,你說下週的比賽要怎麼部署的好,我覺得⋯⋯(以下省略500字)」黃少天連忙換上正經的話題,就怕喻文州等等拿自己開刀。

喻文州頓了頓,有些錯愕,下意識的把問句吐出,「⋯⋯下週?」

這下換黃少天嚇呆了,「隊、隊長,你不會是忘了下週要和微草比賽吧?」

「⋯我沒忘。」喻文州的失態只維持了三秒,立刻恢復正常的樣子,眼底微微浮現一抹複雜的情緒,沒有人發現。

黃少天才放心的拍拍胸口,「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隊長你生病了,別這樣嚇我啊!好啦!我們趕緊訓練去吧!」

#

微草對藍雨,藍雨主場。

藍雨以6:4獲勝,選手們在台上握手致意,喻文州表面上鎮定的握住了王杰希的手,修長的手指不安分的輕輕刮了刮對方的手心,王杰希的手抖了一下,然後有點不滿的蹙眉看向喻文州。

喻文州馬上回以一個無害的笑容,王杰希頓了頓,不假思索的放開喻文州的手,往下一個人走去。

喻文州的笑容不禁帶上了點苦澀,王杰希平時就像一塊冰,冷漠且拒過多的交情於千里之外。

「隊長⋯!」

喻文州不知道為什麼會對王杰希如此著迷,對任何事他都可以游刃有餘,唯獨對王杰希他沒辦法⋯

「隊長隊長隊長!」黃少天把手伸到若有所思的喻文州面前揮了揮。

「嗯?」喻文州連忙回神。

黃少天擔心的看著他家隊長,自家隊長最近走神的機率實在高的可怕,「隊長,大家都走了。」

「你先走吧,我等等過去。」喻文州下意識攢緊口袋中的鑰匙,然後往微草離開的方向追去。

通道中,王杰希輕輕倚靠在牆上,似乎早有預料喻文州會追過來,微微頷首,「喻文州。」

「王杰希⋯」下意識就追過來了,真的見到,喻文州反而語塞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王杰希也沒打算給他說,表情有些不悅,咬了咬下唇,「你剛的動作⋯⋯以後不要有。」

「你知道我不是玩玩而已。」喻文州的心抽痛一下,伸手抓住王杰希的手,把對方拉近身邊。

王杰希愣愣的望著喻文州,馬上甩開,聲音僵硬的很,像是在忍著什麼,「我說過了,不要想從我這裡得到回應。」

喻文州聽到這近乎冷酷的回答,反而冷靜了下來,一雙藍眸靜靜的望向王杰希,態度軟化了許多,「我知道,但我就是喜歡你。」

「⋯⋯再見。」王杰希受不了喻文州的深情,他不要,也不敢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鑰匙: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杰希身邊嚶嚶QAQ

真是不好意思~最近發生很多事沒有更新⋯⋯
我會努力恢復ㄧ個月多更的狀況的( ´ ▽ ` )ノ
By the way葉神終於快出場了(((o(*゚▽゚*)o)))(灑花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