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楓

全職腦殘粉一枚,腐女一枚,灣家人,all王黨。

《夜夢初醒》葉王/喻王05

很有誠意的一日兩更(^ω^)
現在我只有快死掉的感覺(倒
我繼續努力看看(遠目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王杰希忘記自己是怎麼回到飯店的了,他只記得昨天真是運氣背到家,跟喻文州道別後,心情真是糟糕透頂,回程突然下了大雨,即使有車接送,微草的大家還是不免淋到一小陣雨。

一陣騷動,年輕的小輩們全濕透了,慌亂下,王杰希連忙跟著經理七手八腳的把他們都安置好,自己其實也不怎麼好,剛剛淋到最多雨的其實是他。

沒有立刻擦乾,又忙了好一陣子,全身上下濕的地方,冷意瘋狂蔓延、加上因為頭髮全濕而導致的頭痛,他馬上去洗了個澡,明顯是不夠快⋯

不然他現在也不會腦袋痛的頭快裂開,全身上下虛脫無力,躺在床上動也不想動,眼皮沉的像石頭一樣,視線所及之處是一片模糊。

口乾舌燥。

「沒事沒事,你去找高英杰吧,王杰希這我來就行了。」

「⋯真的可以嗎?」

「去吧去吧。」

王杰希隱約聽到門被打開,然後傳來熟悉不過的聲音,還是那一如既往的欠揍語調⋯⋯

等等⋯⋯門是怎麼打開的?!

「呦,大眼,想我了嗎?」那人還是一樣的我行我素,進來的時候順手帶上了門,毫不客氣的往床上一坐,床很明顯的上下晃了晃。

王杰希光是開口,就覺得自己費盡全身的力氣,聲音帶點感冒時的低啞,「⋯葉修。」

葉修盯著王杰希細看,平常蒼白的臉刷上了一層粉紅,髮絲因為熱氣而服貼在臉上,呼吸困難而不停喘息著,葉修意外的發現病懨懨的王杰希也挺帶感的。

「你來做什麼?」王杰希瞇起眼睛,他可不相信葉修的目的很單純。

「嘛,你說呢?」葉修從外套口袋翻出一盒感冒藥,笑著對他晃了一下,「當然是來探病的啊?」

「我會去看醫生,不勞你費心。」王杰希撇過頭。

「你現在有辦法去嗎?」葉修挑眉。

好吧,他妥協了,他實在是沒辦法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去看醫生。

「藥給我,我自己吃。」

葉修沒有任何猶豫,馬上扔了一顆給他,王杰希默默放入嘴中,苦澀的味道從舌尖蔓延,讓他的表情微微抽搐。

葉修笑吟吟的拿著水瓶,「不配水?」

王杰希納悶的望著他,不明白葉修打什麼主意,困惑的伸手要取。

葉修的手速當然是很快的,立刻拉過對方,攬入懷中,從上而下俯視,表情帶了點勝利意味。

「葉修⋯!」王杰希跟葉修也挑明過,他們只是床伴的關係,不可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。

葉修對王杰希略帶警告意思的話充耳不聞,扭開瓶蓋含了一口,對著王杰希吻上。

王杰希完全沒料到葉修會有這舉動,嚇得防備一鬆,葉修馬上趁虛而入,把嘴中的液體渡了過去,毫不客氣的舔舐上王杰希的上顎,欺負似的輕輕咬著他兩片唇瓣。

敏感帶每次都被葉修牢牢記住,王杰希顫抖著捉緊葉修的領子,想開口阻止,卻反而被耳邊那淫靡的水聲羞得開不了口。

唇分,葉修心滿意足的環住渾身癱軟的王杰希,對方因為缺氧,臉上一片紅暈,被蹂躪的嘴唇微微腫著,嘴角還帶著一絲水色,明顯是還沒回過神來。

「⋯你、你!」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燒所害,又或許是因為剛才那煽情的吻,王杰希一向冷靜有條理的腦袋當機了。

想罵又全塞在腦袋中,最後放棄掙扎,直接閉上雙眼,「⋯⋯算了。」

不料,葉修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,行動變本加厲起來,不安分的把手伸入棉被中,慢慢解起睡衣的扣子。

「葉修你不要太過分了⋯⋯!」突然意識到葉修在對自己毛手毛腳,王杰希漲紅著臉抓住葉修的狼爪,狠狠地用眼刀射向葉修。

葉修仍是那付唯恐天下不亂的態度,無辜的表情簡直爐火純青,「冤枉啊!你流了一個晚上的汗,穿著濕的睡衣,感冒會更嚴重的,我只是替你換而已。」

「走開!」

「大眼你想到哪去了?這麼欲求不滿嗎?」葉修無視王杰希的抗議,壞心的伸入衣內遊移,不輕不重的撫過好摸的肌膚。

王杰希已經連耳根子都徹底的紅了,「給我住手⋯!」

「不住手你能如何?」葉修打算繼續耍流氓。

喀嚓。

門打開的聲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你們覺得是誰來抓姦(劃掉)
誰來了呢?wwww

评论(11)

热度(37)